当前位置:主页 > X云生活 >因陀罗网上的东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特展(TheWorld

因陀罗网上的东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特展(TheWorld

2020-06-26   分类: X云生活   参与: 666人  作者:

成立于十九世纪初、坐落于海牙的荷兰国家档案馆可谓国家历史记忆的宝库,里面保存的历史文献、地图与照片数量之丰,可相接绵延百余公里。其中有关荷兰黄金时代的重要推手–荷兰东印度公司(VereenigdeOostindischeCompagnie,VOC,1602-1799)的史料是其重点收藏。除了荷兰国家档案馆,有关VOC的历史文献与该公司曾经星罗棋布于亚非海域间的船只一样,如今也四散在位于印尼、斯里兰卡、印度以及南非等地。

海洋,作为一个跨国空间,其波涛汹涌的程度在大航海时代迎来巅峰:海面汪洋成为各个欧洲强权相互角力、自我彰显的舞台。八十年战争的爆发使当时西班牙与葡萄牙联合王国的国王腓力二世(PhilipII,1556-1598)视荷兰人为一群「叛徒」,为了打击其经济发展,腓力二世于1594年关闭了里斯本的港口。殊不知这项决策将带来日后影响整个世界、且对西班牙与葡萄牙的海上势力而言是个彻底的反效果:利益之所趋使荷兰人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跨国贸易股份有限公司VOC。该公司的兴起与茁壮带领着低地国航向亚非殖民以及跨国贸易所能带来的丰厚利润,飘扬风中的公司旗帜为整个民族迎来了属于他们的辉煌年代。

如何「唤醒」这段历史,使它不仅是沉睡于史料字面上或是物质图绘间的「过往」,更具有连结古往今来、构成整个民族集体记忆的重要性,是荷兰国家档案馆此次筹画特展「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的重点目标,该展览也部分体现了该机构研究以及数位化VOC史料的成果。

「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并不是规模宏大的特展,但是展场布置却别具巧思:在有限的空间里建构出一艘船首形状的展厅,围绕在最前端的深色布帘投影出蓝海涛涛的视觉效果。国家档案馆邀请观众踏上这艘象徵着VOC商船的木质船厅,一同从这间位于海牙的国家机构航向那对于荷兰人而言,曾是充满未知的亚非世界。

因陀罗网上的东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特展(TheWorld

「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由九个相连的展区所构成:蓬勃发展的贸易帝国、非洲好望角、中东、印度、锡兰(今斯里兰卡)、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与东印度、日本、福尔摩沙(今台湾)与中国、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该展览的解说标籤全为荷兰文,但观众可于柜檯借荷英双语的解说平板,里面对各项展品有更为详细的解释。除了国家档案馆所藏的历史文献与手稿书信等资料,该展览也从荷兰各处博物馆以及私人收藏借来绘画、织品与工艺品以提供观众一个更多彩丰富的视觉飨宴。

有趣的是,若观众按照展览所规划的数字编号行走,他将发现自己所行动的路径与当年VOC船只东向的航道大致符合:因应季风时节,VOC的船只从荷兰的港口出发、沿着西非海岸一路向南、绕过好望角之后转而向东、经过印度以及斯里兰卡、抵达该公司当时设置在印尼巴达维亚的亚洲总部,该处指挥调度着VOC建立在中国、日本、台湾、东南亚以及荷兰之间的贸易网。

循此,十七至十八世纪的亚洲在VOC的运筹帷幄之下,正如加拿大汉学家卜正民(TimothyBrook)在其广受欢迎的着作《维梅尔的帽子:从一幅画看十七世纪全球贸易》中所形容的,是一张「因陀罗网」。

《华严经》中曾提到,因陀罗神将世界编织成了一张大网,网上每个绳结的交集之处都繫上了一颗宝珠,彼此相互辉映、互有牵连。「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某种程度而言,即是从荷兰人的视角再现了这张由VOC所编织起的因陀罗网:许多展品的创作背景或是形式特徵反映了跨文化风格与品味,例如:荷兰画家JohannesVingboons(1616/1617-1670)笔下的《印度坎努尔(Cananor)港口图》与《台湾热兰遮城堡垒图》、位于乌特勒支省的Spakenburg所生产名为kraplap的荷兰传统服饰上印着受到亚洲织品所启发的花卉图纹、日本外销荷兰的伊万里(Imari)瓷器、日本幕府送给VOC将军的一件融合中国丝绸所製成的日式礼袍、欧洲订製的中国青花瓷咖啡壶、荷兰画家NicolaasMuys(1740-1808)所描绘装饰着亚洲瓷组(garniture)的《荷兰室内》等等,不一而足。

因陀罗网上的东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特展(TheWorld

又或者,某些商品曾被VOC船只运送于海上丝绸之路间却不幸沉没,直至近代才由水下考古挖掘出土,而成为过去这场跨国贸易的历史见证,例如四件从VOC商船南京号(Geldermalsen,约沉没于1752年)所打捞起的中国青花瓷器,一旁相连展出的是一封VOC手稿纪录该船之沉没,以及二十世纪晚期挖掘该船遗迹的纪录影片片段(图十二)。这个展示不仅体现了作为全球贸易商品的瓷器曾用以载茶、成为VOC商船压箱货的史实,也指涉其所带动十七至十八世纪欧洲人用于居家装饰与自我身分展现的「中国热」(ChinaMania)。

近几年荷兰与VOC亚洲贸易相关的展览并不少,例如2015年底至2016年初,在荷兰国家博物馆(Rijksmuseum)与美国皮博迪博物馆(PeabodyMuseum)联合举办的特展「Asia>Amsterdam」(该展在皮博迪博物馆称为AsiainAmsterdam)。如果说荷兰国家博物馆的「Asia>Amsterdam」聚焦的是由VOC所推动的欧亚艺术文化融合、艺术之美在跨文化语境中的体现、荷兰的画家与工匠们如何将来自亚洲的奇珍异宝融合在他们自身的绘画、工艺创作以及室内装饰等议题,那幺「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显然企图呈现一些比较不「美」的事实,亦即荷兰海外殖民历史的黑暗面。

这首先透露在该展览的宣传海报中:VOC驻印尼总督JanPieterszoonCoen(1587-1629)肖像的一半由电脑合成西装革履的模样,配合标语「NoBusinessWithoutBattle」。Coen可谓VOC史上最具争议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亚洲总督,这可从他为了获取香料贸易的利润而不惜屠杀印尼班达群岛将近一万五千个住民中印证。这场血腥而残酷的历史时至今日以舞蹈仪式烙印并传承在印尼民众的记忆中,皮博迪博物馆的「AsiainAmsterdam」即在Coen的肖像附近拨放相关的纪念影片,试图对比出荷兰人与印尼人看待同一件史实的不同视角。

因陀罗网上的东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世界特展(TheWorld

「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也尝试提醒观众在「世界上第一家跨国贸易股份有限公司」这块金字招牌的背后,其实隐藏了被殖民者的斑斑血泪,这表现在该展览于解说平板的首页中所提及VOC带来的殖民暴力(儘管只有一句话带过)、在非洲展区里也摆放了两幅摄于2016年的非洲人照片,传达VOC当年在非洲的殖民导致今日当地民众身分认同的问题(儘管,矛盾的是该展览是从荷兰人的角度来描述该问题,却没有展示从非洲人视角看待身分认同议题的访问或是纪录)。此外,在巴达维亚展区中介绍Coen的玻璃柜里,也部分地呈现荷兰人如何从纪念这位总督的成就,到对其血腥作为的反省。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有关印尼人对这起事件的纪念影片以及该人物在荷兰所引起的争议与批判的影片并不是被展示在「檯面上」,而是收在展柜的抽屉里。这种以「檯面上」的成就对比「檯面下」的黑暗的设计或许可视为一种无心安排,但也或许可以理解为该展览所着墨的仍是一个以荷兰殖民者为中心的视角。

整体而言,「TheWorldoftheDutchEastIndiaCompany」的重点并不在于提供观者一个较平衡的对话,亦即,不在于呈现处在地球不同两端、拥有不同历史记忆与视角的民众如何缅怀与看待这段互有交集的过往。这场展览所编织出的因陀罗网对VOC如何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结点并来往于其间多有描绘,相较之下,结上的宝珠们彼此是如何不仅相互辉映,也因着某方的权力与利益而致使另一方蒙受牵累的面向则显得黯淡许多。

参考资料:

TimothyBrook(2009).Vermeer’sHat:TheSeventeenth-CenturyandtheDawnoftheGlobalWorld.London:ProfileBooks.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360网址|生活小常识网站|打理生活更加容易|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55现金 申博信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