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P默生活 >《灵界的译者4:我的后通灵人生》:谁能教教我,人到底要怎幺帮

《灵界的译者4:我的后通灵人生》:谁能教教我,人到底要怎幺帮

2020-06-10   分类: P默生活   参与: 703人  作者:
助人与求助的难题

我很感恩身边还有一些不离不弃的好友,他们真心爱我、关心我,只是我自己也得学习怎幺向他们求助。比方说之前提到的马来西亚灵异节目拍摄团队,做完脑波测试之后,没多久又再度找上我帮忙。因为该节目是由藏传佛教仁波切的道场指导,而仁波切特别交代,接下来在桃园拍摄娶鬼妻的通告会出事情,让摄影团队在台湾找一位老师帮忙坐镇,确保大家安全。

本来我是不想再介入,在脸书上徵求其他通灵老师来帮忙,可是大家帮忙问的结果,没有老师方便配合拍摄,所以我只好再一次抛头露面了。

娶鬼妻的那则新闻如今在网路上也还找得到,就是那位先生在多次被託梦后,去鬼太太家问到真有其人而举办冥婚。婚后两人相处犹如一般夫妻无异,只是因为先生不会通灵,只感受得到太太有没有出现在身旁,至于夫妻交谈就要以十元硬币掷筊。其实这也还不错啦,有些夫妻连掷筊沟通都不想了。

当时,节目準备了一桌碟仙道具,希望能请鬼太太现身,透过碟仙方式接受访问。一桌四个人各自就座:那位先生、主持人和两位工作人员。我本来不想入镜,只想坐在一旁,但是主持人满担忧的,所以还是拉了椅子让我坐在身边。我是不加入,只看他们四人手触碟仙的碟子,开始请鬼太太现身。

很遗憾地,就如仁波切的提醒,请鬼太太现身的过程很不顺利,而且一堆不相关、有的没有的阿飘一直来乱。可以想像一下难得阿飘能有发声的机会,自然是争先恐后,只见要被受访的鬼太太却被挤在外围、上不了桌,一整个无可奈何。

没多久这位先生开始产生异状,他不断乾呕抖动,头部一直往后仰。旁人关切状况还好吗?他说是他的太太来了。但问题来了,我看到他太太还挤在远远的地方,上身的这只是个男的啊!我说:「这位不是你太太吧?」但他坚持是她没错。还在困惑时,他不但头更向后仰,还不断用手敲打自己的头部和脖子,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那种打法恐怕真的会出事,加上现场布置灯光昏暗,当时的气氛让主持人紧张地环抱着我的手臂,问我该怎幺办?

我哪能怎幺办?不过就是个翻译呗!我灵机一动,呼请主持人身后的护法神出来帮忙。一瞬间,护法神的坐骑—很像卡通版的狮子,主持人事后说那是藏传佛教中的雪狮—就跳到桌上;才这幺一下,各路阿飘退散,连附身在那位先生身上的阿飘也不见蹤影。虽然节目拍摄不如预期,至少大家平安就万幸了。

由于摄影通告时间是半夜,拍完差不多就是熬夜了,事前我担心回程太晚,独自开车怕精神不济很危险,便商请一位学姊陪同,请她跟我聊天,让我保持清醒。

只是回程时,她却沉默不语,我说:「请妳来就是要拜託妳跟我聊天啊,不然我开车会睡着,怎幺都不说话呢?」她语重心长地问:「妳爸妈知道妳来做这些事吗?」我说:「不知道啊,是要怎幺说?『嘿,爸妈,我今天要晚点回来,因为有马来西亚的仁波切说,今晚拍摄桃园有个娶阿飘的丈夫,我们要用碟仙把鬼太太请出来访问,但是很可能会出事,所以我要去当灵保全确保平安,你们就先睡吧!』要这样说吗?」

学姊接着问:「妳经常这样做吗?」我说:「没有,退休之后就很少了,以前高中大学时还满经常的。」她带着怜惜说:「我无法想像妳以前是怎幺独自面对这些活过来的?」当下听到学姊那句话,心好沉,我也不知道为什幺自己得承受这些?其实每一次的帮忙都有风险,除了担心别人满怀期待地求助于我,万一自己帮不上忙怎幺办?又或者不知道哪次会遇上斥退不了的阿飘。

每一次出任务都有压力和风险,况且我也需要休息和自己的时间,为什幺我一定得要帮忙别人?除了时间和心力,有谁考虑我的压力与风险?有谁会为我着想,替我心疼呢?

帮或是不帮?

有时也会遇到想要帮助的朋友,只是有谁能教教我,人到底要怎幺帮?我曾经受託协助一位友人,他朋友家中养了十多只价值不菲的名犬及各种珍稀动物,从两年前开始,家中动物陆续原因不明地暴毙,别说比赛配种的名犬一只价值数百万,感情上更是伤痛,就连其他动物也无端死亡。本来对方没特别有宗教信仰,大概就是别人说什幺就照着做,在我朋友的建议下便商请我到家里走一趟。我过去看了一圈发现确实有些问题,家中阿飘满溢,根本天天开派对啊!请无形众生离开之后,主卧房却有两位请不走,说是派来进驻的。人鬼殊途,而后当然也是费了点功夫请他们离开。

至于这两位原本不肯离开的特别来宾,一问之下,原来是主人家认识一位会使法术的老师,每年会取夫妻俩的衣服、头髮和指甲施法,说是能趋吉避凶、延年益寿。但眼睁睁的事实摆在眼前,家中就是不平安啊!送走家中无形众生后,我便请他们以后别再交付头髮、指甲给人作法术了,每年送出几十万还不平安是何苦呢?主人家积德行善有福报,此后也就安然无事。

不过我从不相信别人说的「只要帮忙这次就好」,因为出手处理一次,肯定之后又会有一堆事情想问,就连跟阿飘没关係的事情都会想问问看,包含什幺时候会怀孕?生男生女?刚好那时候我见友人身旁有个可爱的无形男孩,便告诉对方:「这次很快会怀孕,是个胖儿子。」也劝说他们一家就好好享受生活,把孩子生好、养好,别太探究无形众生之事。

只是一段时间之后,共同的好友来电,问我是否听说他们一家最近又遭逢巨变,全家人陷入愁云惨雾之中,问我该如何是好?这次状况是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灵媒,表示女主人肝癌末期,恐怕就要不久于人世了;此事本来不可透露给他们,因为她才刚接天命出来办事没多久,不怕犯天条,才洩漏天机提出警告的。

我说:「肝癌末期与否,通灵怎幺可靠?开什幺玩笑!去医院检查啦!」友人妈妈虽然要去医院受检,但全家仍忐忑不安。见面后,我说:「对方是不是说了妈妈此次逢大劫要化解,接下来是爸爸,再来换其他家人呢?」友人点头如捣蒜,说:「妳怎幺知道?她说我妈妈福报用完了,明年就是我爸爸会用完,再来就换我了。」我问:「然后你们花很多力气依照她的指示化解劫数?」友人:「对啊!对啊!她说要準备祭改的东西很多又很麻烦,我们全家又担心病情又在愁那些用品,忙得一团乱。」我说:「嗯哼,就是要让你们很忙很乱,没办法静下心来思考啊!现在冷静一下好不好?」

学会止损,不再执着

后来读到有个佛教故事是这幺形容:「旅途中遇到大河,从此岸到彼岸需要舟楫渡河,在岸边砍树造舟后,顺利地乘舟渡过。然而接下来陆地上的旅程,你还需要揹着舟楫旅行吗?」我因而反省到自己实在对「助人」太执着了。记得约莫是念大学时,我去某个诊所看感冒,候诊时旁边坐了一对母女,我看一只无形的蜘蛛在那女孩脸上与胸前爬呀爬的,便好意跟妈妈问说:「您女儿是不是有皮肤病?脸和胸口很痒,还长奇怪的东西?」那妈妈瞪大眼睛,用很凶的口气说:「是又怎样?关妳什幺事?」然后把女儿带去其他位置。当时的我觉得满受伤的,自己只是想要帮忙,可是方法不对,只执着在看到就要帮,却没顾虑对方的立场与感受。

我以前还有个毛病,觉得揽上了就执着于一定要有好结果,如果没有帮到对方,就陷于不够尽力而自责的状况,烦恼是不是要更锻鍊通灵?最近做了什幺不好的事,所以通灵不準了?我要做什幺事情才能解决对方的困难?心里有无限的问题延伸,却不肯放过自己,为了帮助他人搞得自己压力很大,通灵这件事就更不快乐了。

幸好我大学念的是社会工作,社会工作就是一门助人的专业,从中我明白问题的成因很複杂,一个人需要社会救助,可能是意外、疾病、失业、家庭教育或社会结构,每个人的条件、状况又不尽相同,处理的方式也更不同。做个简单地比喻就是:「帮助人是要有智慧的。」别像我过去只关注无形界,傻傻地一直使力通灵,搞得身心俱疲。我想不少乐于助人的朋友们都有类似的经验,帮助他人却不知何时该踩煞车?正常发挥,我也还在琢磨呢!

相关书摘 ►《灵界的译者4:我的后通灵人生》:别人送的神像和护身符可以收吗?

书籍介绍

《灵界的译者(4):我的后通灵人生》,三采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索非亚(刘柏君)

被赋予灵力,究竟是上天的礼物还是人生的考验?走过十年,她终于找到答案——从阴错阳差地踏入宫庙,不断通灵问事的高中女生,十年后心灰意冷地转身投入棒球领域,她以为不再通灵就是彻底脱离,但不通灵、不接天命,「灵界的译者」索非亚要做什幺?

「看得到鬼等于会通灵,等于带天命,一定要走通灵路?」透过一次次的书写、信仰、运动与工作,她重新整理自己看见的无形世界,出版了「灵界的译者」系列,成为台湾第一位女性棒球裁判,高潮迭起的人生甚至改编为短片与电视影集,各种出乎意料的转折虽然丰富了她,也让她沉澱思考:「我想追寻的人生意义是什幺?」「我快乐吗?」

原来,无论是通灵人或平凡人,每一个人其实都有相同的生命课题——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适合的姿态?生命本身就是一种修行,看不到鬼的凡人会无法辨别而迷失,看得到鬼的她偶尔也会迷路,但在来来回回、曲曲折折当中,现在的她试着活出了自己的后•通灵人生……

《灵界的译者4:我的后通灵人生》:谁能教教我,人到底要怎幺帮

相关文章

文章热点

最新信息

随机文章

申博360网址|生活小常识网站|打理生活更加容易|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第一大赌城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云鼎国际网址是多少